散文 | 合格的父亲

  ■汤馨敏

  有时候,人群里最普通的那个人,有着让人诧异的智慧。

  我在芙蓉路打了辆的士,的哥年约五十,姓张,有一个儿子,今年19岁,在某机构学厨师。

  他很早就知道,儿子不是读书的料。高中请了老师来家里补习,儿子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他跑一个晚上的车赚个几百元,补习一个小时就花光了,关键是儿子一句也没听进去。

  儿子说:“爸,只要不让我读书,我干什么都可以。”

  “不读书,那你准备干什么?”

  “我想学门技术。”

  “你想好了吗?确定以后不后悔?学什么请你考虑清楚,我只帮你付一次学费。另外不管你学没学成,都不能待家里,要出去找工作。”

  儿子想学厨师。学校是儿子自己找的。一共学两年,学费和材料费每年两万多元。儿子很努力。周末也不回来,留在学校练习。传统中学里的学渣,摇身一变成了烹饪学校的学霸。才学了一年,儿子就找到一份周末兼职,领到工资的那个月,儿子回了家,很豪迈地抽出几张红票子交到他手里。

  母亲节前夕,的哥老张偷偷给儿子打电话:“你现在赚钱了,你娘养你很不容易,知道怎么做吧?”

  儿子一共给妈妈发了三个红包,整整600元。

  到了父亲节,没人提示,一大早,他收到儿子发来的红包,800元。儿子涨工资了,顺便也提高了给父母的待遇。

  前些日子,他妻子看中一个烤火桌,总共不到两千元,他故意跟儿子说了一嘴,儿子立马转了1000元过来。

  他说:“我就是要隔三岔五找他要钱,增加他的家庭责任感。”

  “培养不了大学生,培养个厨师也不错!”老张乐呵呵地行驶在宽敞的马路上。也许某天,他经过的某条道路的拐弯处,有一个热气腾腾的餐馆,这家馆子的厨师就姓张。

  老张让我想起远房亲戚老陈。老陈在乡下“修地球”,儿子小陈读小学时成绩还好,到了中学,交了几个不读书的朋友,天天泡网吧。老陈开始还蒙在鼓里,某天接到班主任电话,说小陈好几天没去上学。老陈搜遍了镇上的网吧,看到小陈的那一刻,恨不得冲上去掐死他。当时的小陈,头发染得黄不黄红不红,嘴里叼着烟,正在聚精会神地打游戏。老陈把小陈拉回了家,给他两个选择:读书,还是打工?

  小陈选了打工。老陈说:“打工可以,但是,我只给你3000元钱过渡,你自己去找工作,找到工作第二个月开始,你必须给我交钱,每个月最少交1000元,工资超过2000元后,必须交一半。”

  小陈没文化没技术,只能跟着老乡去建筑工地卖苦力。工作太累,加上以前的狐朋狗友都分开了,小陈不知不觉就戒了网瘾。老陈很狠心,有时小陈发了工资没有打钱来,他就追着要,直到小陈打过来为止。

  小陈在建筑工地打了几个月工,跟老陈提出他要去考叉车证。小陈在工地发现开叉车的比他们轻松,工资也高不少。老陈觉得小陈开始上进了,答应承担所有学习费用,但同时提出一个更苛刻的要求:拿证后发了工资要交三分之二给他。小陈同意了。

  小陈拿到叉车证后,工资涨到了4000元,他每个月交3000元给老陈。一年后,小陈跟老陈提出要买一辆叉车,他给老陈算账:我给人家开叉车一年撑死了就赚个5万元,如果我带一辆叉车去,一年就可以赚个8万元,两年就回了本,三年就有盈余。老陈觉得小陈的思路很好,当时小陈交到他手里的钱已经有4万元,他提出,这4万元外他再出资2万元,剩下的钱由小陈到银行贷款,用工资去还。小陈欣然同意。

  叉车买回来了,小陈只用一年多时间就把贷款还完了。

  小陈今年25岁,已经有三辆叉车,还在星沙买了房子,当然也是贷款的。我家远房亲戚老陈一辈子没借过钱,但是鼓励儿子找银行贷款,他的理由是:儿子背上有包袱,肩上有担子,脚下就不会发飘,就会走稳。

  老张和老陈,一个是的哥一个是农民,文化水平都不高,也没看过什么育儿书,但他们务实,稳扎稳打。他们的孩子一个厌学一个迷网,他们用自己的土办法,把孩子平安地带到正途,他们都是平凡人中合格的父亲。

【作者:汤馨敏】 【编辑:黄能】
关键词:父亲
>>我要举报
晚报网友
登录后发表评论

长沙晚报数字报

热点新闻

回顶部 到底部